[月L] 咖啡.方糖

──那是發生在二人相識以前,屬於炎夏的其中一件小事情。




他應該早就想到,不應該在假日的下午踏進處於商店街範圍內的甜品店。

不用上課的休息天﹑時裝店電影院百貨公司等臨立的商店街,加起來怎樣算也等於是年青一輩聚集的時間﹑地點。

於是,處於商店街中心位置的甜品店,便理所當然被一群群年輕男女所佔據。

早知道,不應該答應陪母親和妹妹去購物,也不應該答應在回程時替她們拿那些買回來的「戰利品」。現在,距離她們逛完街要回家還有兩小時。

當月拉開甜品店的門,看到幾乎所以桌子都被吵鬧不已的年輕男女擺佔著時,他真的有立刻轉身離去的衝動。可是,當他想到在別的地方情況也是相若,與其再花時間找別的地方倒不如早點找個位子坐下來時,他便決定接受女店員的帶領,把他領到靠近窗邊角落的二人座位上。

二人座位上,原來早已坐著一個穿著白裇衫牛仔褲﹑眼底的黑眼圈看起來不淺的男生。

「對不起,因為今天店子比較繁忙,沒有其他空位子,要是您們也是一個人的話,請問介不介意坐在一塊兒?」女店員彎腰向二人表示抱歉。

男生輕輕搖了搖頭,月也拉開椅子在男生的對面坐下,表示沒關係。

反正也只會逗留兩小時左右而已。

向店員點了一杯黑咖啡之後,月翻開手上的原文書,靜靜地閱讀來起。

直至咖啡給端上來時,月的眼光才不經意瞄過那坐在對面的男生。

──對面那個人,究竟在幹什麼...?

月已經不想再去考究對面這麼男生為什麼會選擇赤腳蹲在椅子上的問題了,現在月只想知道,他為什麼把方糖圍滿在盛著杯子的碟子周圍,再把方糖疊至如杯子般高,然後把它們一個接一個推到杯子中的咖啡中?

月敢肯定他起碼把不少於十塊的方糖加到咖啡中。

由於男生拿著方糖夾看起來很認真地把方糖疊起來,完全沒有留意到月也要用夾子加糖,於是月也不好打擾他,只好默默等待他用完夾子。

當糖的數量多得連咖啡也快在杯子中滿瀉時,男生才放下夾子,撓起尾指輕巧地拿起咖啡杯,把咖啡往口裡送去。

當月伸手想拿過方糖夾時,男生忽然臉色一變地抓著整個方糖罐子,把裡面的方糖全倒進自己的咖啡中。

未溶掉的方糖,在杯子裡堆成一個白色的小山。

「......」這個人,是味覺白痴麼?月拿著夾子的手不禁倒在半空,有點汗顏。

「咖啡果然不好喝...」男生把臉埋在膝頭間,聲音聽起來好像有些納悶。這時,他終於察覺到坐在對面的月好像要糖,於是他便在自己那杯本來是咖啡現在卻是方糖小山的最上面,用姆指和食指拈起起一塊方糖,「咚」一起加到月的咖啡中。

月不禁為這個男生這個不太衛生的舉動皺一皺眉。

但男生卻以為月嫌一塊不夠,於是又拿起另外一塊加到月的咖啡中。

「夠了嗎?」男生以他那略帶磁性的聲音問。

也不好為這些小事情跟他吵什麼,月平靜地點了點頭,拿起杯子旁的小匙把咖啡中的糖拌勻。

太甜了。對偏愛喝略帶苦澀咖啡的月而言,兩塊方糖,也嫌太多。

對面這個傢伙,和他是兩個極端的人。

「請給我一個豪華草莓聖代。」男生叫來了一位侍應,瞇起眼睛把臉貼近著餐牌抓了抓頭讀著。「還有一杯紅茶。」

當侍應走開之後,男生從褲袋子中抓出不下十顆糖放在桌子上,低頭對著滿桌糖果碎碎念了一會,最後終於在當中挑了一顆牛奶味的糖果拆開包裝紙吃下,並把其餘的收回到褲袋中。

看到對面的月好像有點好奇地望著自己,男生抓了抓頭,又從褲袋中拿出一顆糖遞到月前,問:「要吃嗎?」

「謝謝,但不用客氣了,我不太喜歡甜的。」月禮貌性地微笑搖頭。

月一直覺得,甜這種味道會鬆弛他的神經,令他思考力下降。

他不喜歡這種味道。

連帶地他也不喜歡嗜甜的人。──應該是看不起比較貼切吧?

男生有點悶悶地把手縮回來,紅茶適時送上,他於是把手上的糖果拆掉包裝紙,丟到紅茶中,再在剛才的方糖小山上挑了數塊方糖加進去,之後用小匙輕輕拌著,喝了一口。

喝過那杯對常人來說應該是過甜的紅茶,男生反而安心地嘆了一口氣,就像終於找回了平常的感覺似的。

月有一剎那覺得,這個男生的目光突然變得銳利有神起來。

「在看阿森.羅賓系列的小說?」男生的目光落在那本放在月旁邊的書本上,隨手拿上手翻了翻。「是阿森.羅賓決戰謝洛.福爾摩斯那個單元喔?我也正好在看呢。」說著男生在自己的袋子中拿出一本有點破舊的書本,封面和月那本書正好是相同的。

說真的,那時候月的確有點訝異,他想不到這個看起來很奇怪﹑有點迷糊的人居然會看這類小說。

「你猜,最後究竟是怪盜阿森.羅賓,還是福爾摩斯會得到勝利?」男生邊悠閒地喝著紅茶邊問。

「當然是阿森.羅賓吧?因為他才是主角啊。」月答得十分理所當然。

「我卻認為福爾摩斯會得到最後勝利。」男生似有深意地盯著月答。「因為正義是必勝的。」

很孩子氣的答案,可是月卻在他的言語間感受無比的堅定。

說不定,這個男生並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就在月在悄悄地打量著這個男生的時候,一個穿著西服的老人走到男生前,微微彎腰在他耳邊說:「是時候回去了。」

「渡,你來早了。」

「因為〝那邊〞有突發案件。」那個名為渡的老人向男生表示沒辦法。

──案件?因為父親是警視廳的人,所以作為兒子的月自然對這類詞語特別敏感。

「再見。」男生把錢放在桌子上,接著從椅子上跳下來,穿回鞋子,向月道別。

「嗯。」月向男生和老人分別點了點頭示意。

「對了。」男生突然停下,向月回個頭來。

「什麼?」

「我的名字是──「鈴──」月的行動電話剛巧響起來,打斷了男生的說話。

「對不起。」月連忙拿起電話,按了接聽鍵。

男生望了望正在通電話的月,終於把頭轉回去。

「走吧,渡。」男生把手插到褲袋中,再次邁出離開的腳步。

「嗯。」

就是這樣,當月通完電話之後,那個男生早已不見影子了。

月瞧了瞧對面那杯方糖小山,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他把快冷掉的咖啡一口喝掉,然後再次翻開旁邊的書,靜靜地讀起來。

在他要跟家人會合前,應該能把這本書看完吧?

突然之間,月很想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

但是他並不知道,他和這個男生之間的故事才是剛剛開始。









【後記】

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當我每次寫某新配對時,都會把他們之間的第一個故事寫得很玄...||b

其實我一直也很喜歡月L這對﹑在追漫畫連載至L死那幕時便開始喜歡上了。L是一個很可愛的孩子,我很喜歡這個看起來有點迷糊﹑頭腦卻很清醒的人>///<。(所以我的愛是偏向L那方的OTZ)

我也一直在盤算著寫這對的文,可是卻一直沒IDEA(汗)。直至之前看了DN的電影,萌上電影中的L之後,我便更有寫這對的衝動。

我很想試試寫一些感覺不太沈重的月L文,於是就以盡量輕鬆的手法寫出人生第一篇月L文(笑)。感覺還好吧?希望大家喜歡就好了。

第一次寫的DN文,只有二千字左右,可能感覺有點短。希望大家有意見的,可以留個言。而喜歡的更要留言,讓我有信心寫下去^^。

另,放心,櫻蘭和網王我還是會寫下去的~我的愛是很廣的(毆)。

BY 佐 30.10.06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