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菊+(微)塚不二] 甜甜的藥

 今天,青春學園網球部的大家也正在努力地練習著。

 然而,在練習途中,雨卻開始綿綿不斷地落下。

 本來練習是不會因為這丁點兒的雨水而暫停的。可是,雨卻像是偏要和練習中的大家作對似的愈下愈大。終於,練習被迫中止。

 本在球場上淋著雨的大家聽到練習暫停後,連忙收拾場上的用具,狀甚狼狽地跑到室內避雨去了。

 可是,似乎不是每個人也這麼討厭淋雨啊...

 ──「不行!我說英二你一定不可在這兒玩,快點回更衣室擦乾身上的雨水!!」大石態度強硬地拉著那本在雨中愉快地轉著圈﹑不願離開球場的菊丸,硬把他拉回不會淋到雨的地方。

 「不要啦不要啦~~難得可以淋雨啊,我想多玩一會啊~~v」頑皮的小貓露出一副「我一定要繼續玩」的樣子,掙扎著欲從飼主的身旁逃開。

 「不行,只有這次不可依英二你的意思~!不然這樣下去你會淋病的!」大石罕有地漠視了自家小貓的意願,堅持己見硬拉著他往更衣室走去。

 「大石只會欺負人家~!!我要玩耶~~!!」菊丸雖亦是很堅持己願,可是還是大石比較有力,所以菊丸也只能任由大石拖著他走進更衣室。

 「終於把自家小貓拖回來了嗎?很費力吧?」更衣室內,不二用大毛巾擦拭著頭髮,微笑地著向大石露出一點同情之意。

 「不二你這是甚麼意思耶~?」菊丸鼓著腮子,不滿自家友人在此時還在取笑他。

 大石微笑拿出一條大毛巾走到菊丸身後,細心地為他擦拭著頭髮上的雨水。

 「大石你這樣會把英二疼壞啊~」不二看見大石不用菊丸要求便自發地替他擦乾頭髮,不禁又取笑著二人起來。

 「大石才沒有把我寵壞啊~我也會替大石擦的啊~v」菊丸向不二吐了吐舌頭,轉身拿起一條大毛巾,為大石擦拭著他那濕漉漉的頭髮。

 --真是有夠甜蜜的一對。不二苦笑拿起自己的袋子步出更衣室,不欲阻礙著他們兩口子甜甜蜜蜜。

 對了,聽他那冰山戀人說他家的人全去了溫泉旅行了,那今晚不如去他家寄住好了。

 「今晚洗過澡之後我也要國光幫我擦拭頭髮v」原來某姓不二的小熊此刻正在愉快地笑著打著自家戀人的主意呢...







 回家路上,天仍下著朦朦的雨。

 「哈啾v」菊丸打了他本日的第十回噴嚏。

 「英二你真的沒事麼?」一直在他旁邊的大石也重覆了這番話足足十次。

 「沒﹑哈啾。」──第十一回,菊丸仍是堅持自己身體沒什麼大礙。

 大石換了一隻手拿傘,另一隻手剛貼上菊丸的額頭探著他的體溫。

 「英二,你發熱啊!」──怪不得一直覺得自家小貓的感覺呆呆的啊,原來是生病了啊!

 「是麼?怪不得頭重重的啦~」菊丸仍是開朗地笑著,單看樣子的確是完全察覺不了他正在發著熱。「沒事啦,回家睡一下就沒事了啊~v」

 「來,書包給我,我替你拿。」大石皺著眉,很是憂心菊丸的身體。「我先送你回家。」

 「麻煩你了,大石。」







 不消一會,大石便把菊丸安全送到家。

 「英二,你的家為什麼一個人也沒有呢?」二人走進屋子中,大石即察覺到這所屋子似乎是過份安靜了點。

 「啊?我忘了跟你說麼?他們全排了假去北海道旅行了啊,本來我也可以去的,可是因為快要全國大賽了,我不想缺席練習,所以才沒跟他們去啊。」菊丸解釋道。

 大石隨著菊丸走到房間中,菊丸一返回房間隨即像累透似的躺在床上,以一副有氣無力的聲音對大石說:「大石你喜歡的就隨便看看吧,我不招呼你啦...」

 ──怎麼突然沒有了聲音啊?大石遂走近床邊,始見菊丸原來是不知不覺地躺在床上睡著了呢。

 大石苦笑,替菊丸蓋好被子免他再次著涼。之後大石再摸了摸菊丸的額頭──依然是有點盪啊,他還是在發著熱吧?

 不能把英二獨個兒留在這兒不顧吧?大石於是走到菊丸家的走廊上,拿起電話,撥到自家。








 「唔唔...?」睡了一覺,菊丸滿足地擦著眼睛打著呵欠從床上坐起來。

 眼睛隨即捕捉到書桌下那屬於大石的書包的影子。

 「大石他還未走麼?」菊丸奇怪地走下床,推門步出房間,豈料大石卻剛巧捧著一碗黑漆漆的東西迎面走至。

 「咦?英二你醒了麼?不多睡一會麼?」大石快步迎上,再次摸了摸菊丸的額頭。「啊,已退燒了啊,休息一會果然好多了~」

 「大石你為什麼還未回家啊?」菊丸不望了望窗外那早已星雲密佈的夜空,不解地問。「現在時間已不早了,你還不回去家人不會擔心麼?」

 「我已致電回家說我今晚會留在這兒寄住啊。因為我不放心把生病中的你丟在這兒沒人照顧啊,所以沒問過你的意見就決定留下來,對不起。」大石細心地表示道。

 「謝謝你啊,大石。」菊丸聽見大石因擔心他而留下來照顧他,倍感窩心,心更是莫名奇妙地一甜。

 「對了,英二。來,先喝下它。」大石拉住菊丸走到客廳,然後再遞上手中那碗墨黑色的東西,令菊丸先喝下。

 「這...這是什麼來的...?」菊丸輕輕地嗅了一下,一陣濃烈的苦藥味頓時撲鼻,菊丸皺著眉把它還給大石,厭惡地表示自己寧死也不要喝下這等不明來歷的東西。

 「這是大石家歷代用來專門治理傷寒的藥啊,我是特意問媽媽如何煲的,對你的病一定有功效啊~!」大石硬把手上的藥塞回給菊丸拿著,苦口婆心地著他必定要喝下。

 「大石,我突然好累,好想睡覺,可不可以明天才喝?」菊丸裝作一副可憐乎乎的樣子哀求著大石,向他採用「緩兵之計」,以求暫時擺脫這碗無論賣相﹑氣味也不太討好的藥。

 「先喝了再睡功效更好的。乖,先喝了好麼?」大石依然是不肯讓步。

 「大石,真的不可以不喝麼?」菊丸轉用「淚眼攻擊」,以一雙含淚的眼睛凝視著大石問。

 換作是在平時,大石早就屈服在自家小貓如此的嬌態中。可是,這次是為了自家小貓的身體著想,故大石只好狠下心腸,漠視著菊丸的眼淚,仍是堅持己見:「英二,這碗藥雖然看似很難喝,可是它真的很有功效的,為了自己的身體,喝了它好不好?」

 菊丸心明大石絕對是為他著想,自己也沒理由不領大石的好意。於是他扁著嘴,望著眼前那色如墨汁的藥掙扎了良久,終接過了大石手中的藥,大大的吸了一口氣,抱著必死的心情咕嚕咕嚕地喝下去。

 「好苦耶好苦耶~!!」喝罷該藥,菊丸隨即放下碗子,皺著眉大嚷著。

 「來,吃顆糖果就不會苦了。」大石立即遞上幾顆糖果,著菊丸先吃下。

 「咦?」菊丸望著大石手上的糖果,呆了一呆。──是他眼花了麼?怎麼這幾顆圓滾滾的糖果上,竟長著一個個的大石﹑不﹑是鵝蛋頭?而已糖果上還別緻地刻了一個個笑臉,這顆糖果根本就像是大石的頭的縮小版啊!

 心中明料菊丸的疑慮,大石主動地作出解釋:「這是剛才我在煲藥時順道弄的,這些糖果也是每次我喝完這些藥時,媽媽弄給我吃的,用來去除舌頭上的苦澀。不過呢,那個頭髮和五官是我一時興致加上去的,很像我是吧?」

 「真的好像大石耶~」菊丸興奮地拿著一顆糖果放在大石旁邊比劃著,大喊可愛。「可是它們都好可愛啊~我都捨不得吃啊~~v」

 「如果英二喜歡的話,我可隨時弄給你吃啊。」大石笑了笑,向菊丸保證道。

 「真的麼?那下次我要貓貓形狀可以麼?」菊丸雙眼頓時發出陣陣興致勃勃的光芒。

 「當然可以啊,而且還可做出其他表情形狀。」

 「好棒啊~大石你教我弄吧~~~」

 「好的。首先就是...」

 .....

 ..................

 .............................









 「嗯嗯,也蠻舒服的。」享受著自家戀人給他的獨有服務,不二狀甚滿意地點了點頭笑表示道。

 拿著大毛巾應自家小熊的要求替他抹著因剛洗過而變得濕漉漉的頭髮,手塚有點無奈地問:「周助,你為什麼要突然要我替你擦頭髮啊?」

 「因為這樣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啊~大石和英二他們也是這樣子啊v」不二微笑著答。「你不喜歡麼?」

 「不...」手塚又哪會答「不」呢?──除非他想一個月也碰不到自家小熊的半根〝熊〞毛而已。

 不過,他已暗自下了一個決定,就是叮囑大石和菊丸二人以後也別在自家小熊面前再幹些什麼特別的舉動了......













 【後記】

 又是一篇甜的大菊文啊~~

 大菊配果然大多也是很甜的~不自覺就會寫成很甜的甜文v

 而且不自覺地加了佐家另一王道──塚不二XDDD

 不二變得有點白痴啊~~~不知大家覺得這樣的不二可不可愛呢??

 嗯~我要感想啊~~一定要留啊~~v(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