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大菊+(微)真幸&跡佐] 元旦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元旦,也就是新的一年的開始。

 為求新的一年有一個新的好開始,日本人通常在今天也會到神舍參拜許願,或是去求籤預計一下自己本年接下來的運程。

 而某隻愛湊熱鬧的小熊當然也早就約了青學網球部的大家在今天一起去神舍參拜。

 可是,為什麼他到現在仍留在自家手忙腳亂地翻著自家房間內的抽屜呢?

 「周助,你好了沒?手塚君他剛到了啊,該是來接你啊。」姐姐由美子敲著不二的房門,催促他動作快一點,別讓手塚久等。

 「就一下好了...!你叫他等一下...不﹑姐姐你還是叫他上來吧,我還是找不到啊。」不二一邊忙著翻著衣櫃,一邊要求由美子把手塚叫上來幫他一起找〝那件東西〞。

 不一會兒,手塚已被見到,瞧他那一身深藍色直紋浴衣的打扮,可真是少見啊。由美子敢打賭要求手塚他穿浴衣的一定是自家那鬼主意多多弟弟。

 手塚推門走進不二的房間,一看──房間絕對可以用〝亂七八糟〞來形容。衣櫃﹑抽屜裡的衣服全給倒在地上,有些仙人掌更有一大半給不二拋出來的衣服蓋住了。而不二人呢?他就在那堆〝衣山〞中埋首翻弄著什麼似的。

 「周助,你在找什麼?」手塚邊走近不二邊把衣服由地上拾起,放回櫃子中。

 「浴衣,找不到啊~!」不二苦惱地又翻倒著一個抽屜,努力地尋找著自己那件淡橙色碎花浴衣。

 「這個,它不是收了在你姐姐的衣櫥中麼?上次你告訴我說你姐姐替你補浴衣之後就一直沒有把它還給你麼?」手塚嘆了一口氣,提醒著這隻沒甚麼記性的棕色小熊。

 「啊?!是啊!我差點忘掉了啊!」不二敲了自己的頭一下,遂急步走出房間尋找著由美子的影子,要她把他的浴衣還來。

 手塚無奈的搖搖頭,看了看手錶──鐵定要遲到了,還有五分鐘就到與大夥兒的約定時間,一定趕不及,看來他還是先打給大石他們會遲到為妙。

 手塚拿起手提電話欲撥給大石之際,電話卻正好響起,而且螢幕上更是顯示著那是大石的來電。

 「大石?」手塚疑惑著,按了接聽鍵。

 「手塚是麼?」大石匆促的聲音自電話中傳來。「我是大石。對不起!我跟英二有點事要遲點才可到達神舍。...英二,不要再拉那布條了...!不是說過腰間的布條不這這樣子縛的麼?這樣拉會變成死結的..!」

 「...」手塚無言了一會──原來大石和菊丸那邊也因為浴衣的問題誤了出門的時間麼?

 「對不起,手塚...」大石那有點不好意思的聲音再次傳出。「就是說──英二,不要去碰那些棒棒糖!糖漿會附到手上的,到時衣服就會髒的了!...呃...手塚,對不起,就是說,英二的浴衣出了點問題,腰間的結好像解不開,我要花點時間幫他弄一下──英二,蛋糕也不可碰!忌廉會附到手上的!...手塚,真是抱歉,不斷在中斷著說話...我想說的是,我跟英二會遲大約十分鐘才能到來,希望你能跟大家說一下,對不起。」

 「我這邊也出了點問題,我跟不二也會遲到。」手塚向大石表示道。

 「那我只好再致電給阿桃他們了,那待會見。」

 當手塚剛掛掉電話,不二剛好換好浴衣走進房間。

 「怎麼了,好看麼?」不二盈盈地在手塚面前轉了一個圈,微笑問。

 「當然。」手塚一把將不二抱過來,微笑輕輕的親了過去......




 當手塚跟不二趕到神舍時,已遲到了十分鐘左右了,可是大石跟菊丸那一對仍未到達。在等著他們的空檔,大家開始聊起來。

 「我說越前,為什麼你不穿浴衣?不是約好了大家一起穿的麼?」不二有點不滿地問。──連他家的親親戀人也在他半逼半推之下答應穿浴衣了,為什麼越前他就不穿呢?

 「問過家人才知道原來我沒浴衣,我不想穿那老頭子那些老舊浴衣,所以就不穿了。」龍馬壓了壓帽子,盡量不讓自己與不二有眼神接觸,不然他可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給不二他的眼神黑死或是冷死的。

 「越前你怎麼可把自己的父親喚成〝老頭子〞啊?!」桃城敲了敲龍馬的頭輕斥他沒禮貌。「本來我是想借自己的浴衣給他啊,他又是不肯穿。」

 「笨桃子學長,你的浴衣我怎麼能穿得下?」龍馬一臉沒好氣地應道。

 ──「啊,是青春學園的少年啊。」一陣蒼老的聲音自一眾後方傳出。

 「是六角中的老頭子?!」桃城有點吃驚地指著不知從甚麼時候接近的六角中網球部一眾中那鬍子長長的老人,大喊。「你們也會來神舍的麼?」

 「是小虎~」不二看見好友,連忙揮著手走近。

 「不二?你穿浴衣的樣子好美啊。」佐伯微笑拍了拍不二的頭,對他今天的形象加以讚許。

 「咳咳。」某嫉妒心比較重的帝王已看不過眼二人這些有點親暱的舉動,故在二人沒傾談了兩句之後,他已急著把不二拉回自己懷中好好保護。

 「啊啊,只是談幾句而已,不用這麼緊張吧,手塚?」佐伯笑了笑,著手塚不用窮緊張。「而且我今晚跟別人有約,也不會打擾到你們二人啦。」

 話剛畢,佐伯的手提電話便適時響起,於是他連忙按了接聽鍵。

 「我來到了啦。...甚麼?!要我五分鐘內到達神舍東面的入口,我在西面的入口啊,五分鐘根本就不可能!」

 「是冰帝的跡部吧?」手塚把不二帶回到青學一眾等待的地方,在不二耳邊輕輕道。──光聽佐伯與來電的人的對話已聽得出來電者的霸道性格,那絕對是非冰帝的跡部莫屬。

 只見佐伯掛起電話之後便向老爹表示自己要離隊,之後更是以跑一百米的速度向神舍的東面衝去。

 「小虎真是命苦啊,他家的另一半這麼霸道的說。」不二嘆了一口氣,語帶雙關地盯著旁邊的手塚道。

 手塚又怎會聽不懂自家小熊的意思:「我又沒要你為我跑來跑去,也沒要你一定要服從我,我又是哪來的霸道啊?」

 「在我剛才跟小虎說話時已清楚的看到啊。」不二像是存心跟手塚過不去似的硬要頂撞他。「人家只不過是摸一下小虎的頭而已,你就一把把我拉開。」

 「說話就說話啊,哪用摸來摸去。」一言蔽之,某帝王就是在嫉妒。唉唉,帝王的醋罈子就是比一般人重啊,沒辦法沒辦法耶。

 當六角中的一眾走了之後,大石和菊丸才姍姍來遲。

 「大石,你遲到的機會率只有1%,是因為你帶著遲到機會率達80%的菊丸的關係才會遲到麼?」乾仍是不改其〝數據至上〞的性格,在大石菊丸一來便急不及待地質問著大石。

 「對不起,大家...」大石喘著氣久等了的大家道歉。「因為英二的浴衣怎樣也弄不好,所以花了點時間...」

 「原來是這樣...」乾忽自懷中拿出那本〝乾data簿〞,翻到記錄著大大石資料的那一頁,埋頭記錄起來。「大石只要跟菊丸一起,遲到機會率會高出幾倍...」

 「乾前輩,你就不用隨時隨地也記錄著大家的資料吧...?」桃城很是無奈地冒著汗注視著乾那一臉認真的樣子。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乾托了托眼鏡,自負地笑道。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去參拜啊~!!」菊丸精神滿滿地發號施令,於是青學一眾便正式踏上今天的神舍之旅了。




 在青學的一眾在神舍參拜時,又碰上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人。

 ──「是立海的幸村和真田啊!」

 「你們好。」真田跟手塚握了一下手,面無表情地向青學的一眾打著招呼。

 「弦一郎,難得是元旦啊,你就別露著一副嚴肅的樣子啦~」相比起真田,幸村對青學的一眾便友善溫柔很多了。幸村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向青學的大家逐一點頭打著招呼。

 「大石,那個叫幸村的部長跟副部長真田對比可真是強烈啊。」菊丸拉著大石的衣服,在他耳邊輕聲道。「一個嚴肅正經,而另一個則是溫柔友善。」

 「那不就是跟我們這兒的〝某某〞很相似麼?」前方的桃城似乎把菊丸的說話聽進耳中,於是他便禁不住轉頭偷偷取笑著青學的〝某兩人〞。

 然當時人的聽力也不是少蓋的──

 「桃城,明天練習前給我去跑二十個圈。」當時人一號於是就這麼懲罰這個取笑他的桃城。

 當時人二號則只管暗暗在一旁偷笑。

 「不公平啊,是英二前輩他先說起那個真田跟幸村的!」桃城〝很有義氣〞的把菊丸也拉下水。

 「菊丸十個圈,桃城二十個圈。」

 「與我無關啊!我又不是說部長和不二你們!!是阿桃他──」

 「菊丸二十個圈,桃城三十個圈。」

 「這怎麼可以──!!」

 菊丸抗議未畢,已給大石強摀著嘴巴不給他再說下去:「英二,不想再加圈的話就別再說了。」

 「大石,你會陪我一起跑的吧...?」菊丸閃著眼泛淚光的雙眼,很自然的想把自家飼主也拉下水陪他──這才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黃金搭檔啊~!

 「嗯...」大石認命似的點了點頭,表示願意陪他。看來大石也習慣了自家小貓把自己拉下水的舉動了,故反應也未見太突然。──看來他們倆就會這樣賴定對方一輩子吧?

 待真田及幸村與青學的大家分別之後,幸村再次勾住真田的手,微笑問:「弦一郎,一會我們再一起去蓮二比呂士他們的家拜年好不好?」

 「你的身體沒問題麼?不用休息一下?」真田關心著幸村的身體為上,不想他在手術過後康復不久過份勞累令病有再次復發的可能。

 「別把我當成一個弱不禁風的人啊~!我好歹也是網球部的部長啊~!」幸村笑著提醒著真田,說自己才沒他想像中那麼虛弱。

 「那我就先掛個電話給他們。」

 「對了,在拜訪文太的家之前記得要買點吃的送他,他才會好好招待我們啊。」幸村很是了解自家隊員的性格。

 「好的。」




 參拜過後,菊丸便急不以待地拉著不二,興致勃勃地跑到求籤的地方。

 「我想求籤!!」

 「等等﹑英二──!」大石〝護貓心切〞追了上去。「別跑這麼快,會跌倒的!」



 「你求了什麼類型的籤?」求了籤之後,不二微笑地問旁邊的手塚,對他會求甚麼籤甚感興趣。

 「那你呢?」手塚反問。

 「家庭──在想著裕太什麼時間會搬回來住。」不二微笑道出自己剛求過甚麼籤。「還有就是...」

 「甚麼?」

 「就是戀愛啊v」不二,點了點手塚的鼻子,笑他明知故問。

 「那結果是甚麼?」

 「家庭呢,就是小吉,內容是說什麼〝勉強不得,順其自然就成〞之類。」

 「那戀愛呢?」手塚最在乎的,還是不二那戀愛籤的結果。雖然他自己是不太相信籤文占卜之說,可是聽一下也好。

 「是v秘v密v。」不二故作神秘,向手塚吐了吐舌頭,不肯告訴手塚籤文的內部及結果。

 「哪用這麼神秘啊?」手塚拍了拍不二的頭,微微苦笑道。




 一陣微風輕輕吹過,風會把舊一年的不景氣也會全部帶走的吧?

 之後,又是新一年的開始呢。






 ──「籤 戀愛運  大吉

 .......已有伴者:紅線如絆繫般把二人緊緊相連,扣不可分,兩心相通,好事近矣......」
















 【後記】

 啊啊~~~本回出了很多配對呢~~~

 有一些是近才萌上的,如跡佐﹑真幸(開始向他校腐起來吧?)

 也有喜歡的但沒寫上的如亞太~~v

 可能之後會寫一點以上的配對吧~

 不過我要多了解他們才能產到他們的文啊~~~給佐一點時間吧~~(笑)

 還是老一句:人家要意見~~(心+伸手)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