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塚不二+大菊+桃龍] Our Future


 溫煦的晨光自窗簾的間隙間映到和暖的室內,略嫌刺目的日光就這樣直直的打在那還在床上休息的不二臉上。

 「唔...」雖然很不情願,可是最後不二還是掙扎著從床上爬起。今天正是要呈交報告的最後限期,他可是要把握時間在今天中午之前把他那份〝仙人掌生態研究報告〞呈上去呢。

 不二周助,二十四歲,年紀輕輕已當上了植物研究員,主進行仙人掌系植物的生態研究。而且在他成為研究員這兩年時間,便已發表了好幾份甚具研究價值的論文或是研究報告,可謂貢獻不少。另外,他亦自資(?)開了一所花店,主賣仙人掌,閒時他也會到花店幫忙看店招呼客人。

 不二望了望旁邊的位置,枕頭仍是好端端地放在昨晚放著的位置,可見枕邊人一整晚也沒回房睡。

 也就是說,〝他〞一整晚也留在書房工作沒睡覺吧?

 不二的眉輕輕一皺,打著個呵欠走下床。走到窗前,拉開窗簾,讓陽光射進室內。

 「小周小國早安。」不二微笑對著窗前那兩棵名為〝小周〞及〞小國〞的小仙人掌打招呼。──這幾乎已成了他每天一早必做的事。至於為什麼不二會替仙人掌命名,甚至把它們命名為〝小周小國〞,那就無從考究了。

 ...可能這就是不二的惡趣味吧?

 不二打開窗子,一陣帶著涼意的微風吹至室中,令不二頓時清醒了不少。

 「不二~~~」一陣充滿活力的叫喊聲自戶外傳至,不二把目光移到對面房子二樓的一個窗子前,微笑著跟窗後的人揮揮手,道:「是英二,早~怎麼了?近來店子裡的動物們狀況還好吧?」由於兩所房子距離不遠,所以二人正可透過自家窗子與住在對面的對方順利交談。

 「嗯~近來牠們也元氣滿滿呢~~!前幾天小花給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買走了呢~我想那女孩一定會讓小花過得很快樂的~」提起自家店中的動物朋友,菊丸的笑容變得更燦爛。

 「那大石呢,他近來還好嗎?幼稚園的小孩子沒把他氣壞吧?」

 「他很樂在其中呢~他在跟我們一起唸書時已是一副〝青學網球部保母〞的樣子,很喜歡照顧大家,現在他成了幼稚園教師,一大群小孩子可讓他照顧,他又怎會不樂呢?」菊丸托著頭,輕輕笑著說。一提起自家戀人,菊丸的表情變得更溫柔甜蜜。「雖然他每晚回到家也會擺出一副〝拿那些小孩子沒辦法〞的樣子,可是我知道他其實是很喜歡小孩子呢~要是那些小孩子不再煩他他才會覺得不自在呢~」

 「真是一對幸福得令人羨慕的新婚夫婦啊~」不二不禁取笑著二人。雖說大石和菊丸這兩口子國中時期是大家公認的〝黃金搭檔〞,可是二人在的情路卻不好走。因為二人認定對方為最好朋友,所以一直也不敢向對方表白,以免破壞建立多年的摰友關係。直至最近兩年,二人的關係才有突破性的發展,好不容易才知道了對方心意,去年才搬出來住在一起,所以說他們的情路是走得最長﹑也最辛苦,可說是幾經波折才走在一起。

 現在菊丸成了一所寵物店的店主,而大石剛成了某幼稚園的老師,二人可謂同為理想奮鬥中。

 「不二你幹麼取笑我!?」臉皮很薄的菊丸給不二這麼一說,臉已迅速地紅了起來。「你跟手塚還不是甜蜜得令人妒忌~?」而且差不多每晚也會傳來幾陣隱隱約約又曖昧不明的聲音,明知兩所房子距離又不是遠﹑隔音設備又不是這麼好,就節制一下嘛。害他跟大石每晚也有點不好意思。

 「這個吶...」不二托著頭,微笑不語。是的,他跟國光自國中起已走在一起了,情路一直走得很順利,至三年前,二人租了這所二層的房子,搬了出來一起住,所幸至現在二人仍甜蜜得像新婚。相比起大石跟菊丸,他們二人可是沒經歷過什麼波折阻撓便順利走在一起啊。

 「可惜啊...我是男生,不能跟大石生小孩。」菊丸的語氣變得有點落寞,而且...有點自責。

 「英二...這個...」菊丸突然發表如此〝偉論〞,不二真是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了。

 「有時我真的很氣自己為什麼是男生...」菊丸坐在窗台前,低頭嘆氣,並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就像每次輸掉球賽時菊丸獨自檢討的樣子。「要是我是女生,我早就在國中時跟大石表白了,我們也不用拖了這麼久才在一起。而且要是我是女生,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跟大石結婚了,婚禮有很多好吃的東西吃啊...」

 「要是你不是男的話,他就不會喜歡上你啦...」不二無奈地悄聲念著。要是菊丸不是男生他就不會加入男子網球部﹑不會跟大石組成〝黃金搭檔〞,之後二人也不會漸漸對對方產生好感吧...?

 「要是男生也能生小孩子那就好了...」菊丸已陷入自言自語不管旁人的地步了。

 「那就可怕呢...」不二心想。

 「好!反省完畢~!」沈默了數秒,菊丸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臉頰,再次露出一個開朗的笑容。

 「.......」

 ──「啊啊!英二你幹麼坐在窗台上?!!要是掉下去那怎辦?!!!」不知甚麼時候走進菊丸房間的大石看到菊丸坐在窗台前,嚇得他連忙跑過去環住菊丸的腰把他抱下來。

 「啊,是大石,早。」不二跟大石揮手打招呼。

 「啊,不二,早。你跟英二在聊天?」

 「是啊,剛才我們還在討論你啊~」

 「討論我?」大石盯著菊丸,奇怪問。

 「沒﹑沒什麼啦!!你不是在弄早點麼?還不快回去廚房弄?!」菊丸紅著臉強拉大石走,他可不想讓大石知道他剛才是在為自己〝不能生小孩子〞這等事情在煩惱。

 「對﹑我來是想問英二你早餐想吃炒蛋或是蛋包飯?」

 「這個...」菊丸倒是很認真地思考起來。「...就炒蛋好了。」

 「好的,那我回廚房弄早餐去了。記著,英二,不准再爬到窗台上,知道嗎?」果然是愛操心的〝大石媽媽〞,離開之前還是不忘叮囑愛貓一番。

 菊丸好不容易才把大石送出去,之後他像是忽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跑到窗前,問:「對了,不二~昨晚你有沒有收到阿桃的電話~?」

 「昨晚...?」不二記得他昨晚在研究所內趕報告趕至天昏地暗,因想專心一意完成報告的關係,連行動電話也關掉,完成報告回到家也接近凌晨了,所以...即使桃城曾致電給他他也不會知道吧?

 「昨晚阿桃打來說,不如今晚網球部的大家出來聚一聚吧。他說大家也好久沒見面了很想念大家呢~」

「啊?這主意不錯啊~我也想跟大家見一見面啊~」近來在收拾東西時找到了國中時代的東西,之後他便跟國光一起翻看那時候的相簿筆記,並懷念著年少時的往事。吶,那些跟大家一起奮鬥的時候,真的很令人懷念啊...不知大家現在變成什麼樣子呢?除了因大石菊丸剛巧搬到他跟國光的對面而保持聯絡之外,他跟其他人這幾年已甚少見面,各有各的事業﹑生活,不能保持會面是情有可原吧?

 「你也很想跟大家見面吧~我也是啊~~~特別想看小不點近幾年有沒有長高呢~記得最後跟他見面我時候,他還比我矮足足有一個頭啊~哈哈~~」之後龍馬還因為這樣被取笑而天天跑到公園用腳勾住樹椏,頭朝下,說是想利用地心吸力把自己的身體拉長,真可愛。

 「那大家約好時間地點了麼?」

 「嗯~阿桃說今晚七時正在車站旁那所烤肉店等啊~不二你跟手塚也會來吧?」菊丸滿臉期待問。

 「嗯,應該會。」不二點了點頭表示會出席。一會他就去問問國光好了,不過國光他大多會一起去的,畢竟也很久沒跟大家見面啊。

「那今晚見啦~~~」菊丸跟不二談了幾句,便因大石的呼喚而先跟不二道別。

 跟菊丸聊完後,不二才閒閒地走到洗手間梳洗。在出門往研究所之前,不二決定前往書房。

 不二沒有敲門便推門走進書房,他猜得沒錯,手塚果然是背對著他坐在書桌前,埋首在桌上的一大堆文件中。

 不二走到手塚身後,輕輕從後環住了手塚脖子,把頭枕在他肩上。

 「周助?怎麼了?」手塚仍是低頭處理著文件,看來他真的是忙得很。

 「國光你整晚也沒休息過?」不二的語氣雖是很輕柔,可是他內心卻是隱含著無限的擔心

 明瞭戀人刻意隱藏的憂心,手塚抬頭,體貼地抓住不二的手,溫柔道:「我昨晚有在這兒睡了一會兒,而且這份文件一定要在今天下午前趕起,我完成這份文件再好好休息也不遲。」

 「那你今晚就別去大家的聚會好了。」聚會雖然重要,可是國光的身體更重要。所以不二寧可叫國光別去待會兒的聚會,也要爭取時間休息一下。

 「聚會?什麼聚會?」手塚托了托眼鏡問。

 於是不二把剛才菊丸跟他說的話跟手塚複述一遍。

 「沒關係,我去。」手塚答。

 「可是你──」

 「難得的聚會,不去太可惜了。我可在聚會完了之後才休息,橫豎我明天休假,明天睡一整天不就行了麼?」他若不去,不二便會待在無人看管的狀態了。要是不二給他們佔了便宜那怎麼辦?而且萬一那群傢伙誤會了不二〝名花無主〞而展開追求那就糟了,所以他認為自己絕對必要到場向大家宣示自己對不二的擁有權。

 「那我們就今晚見啦~」手塚可以參加聚會,不二當然很高興,於是不二便把聚會時間地點全告之手塚。
 
 看來,今晚的聚會將會很熱鬧呢......




 「今年的櫻花開得茂盛呢~很美啊~~」留著一把棕色秀髮的纖細少年抬手接過那些隨風飄落的櫻花花瓣,對著旁邊那個架著眼鏡的少年微笑。

「對,很美。」眼鏡少年以夾帶著柔意的眼神凝視著棕髮少年,答案似是另有所指。

 「啊?你難得會予以讚美啊。」無論是對人還是對事物也是。

 「不,我是指你。」

 棕髮少年身子微微一震,停步,轉頭對上眼鏡少年那認真的眼睛:「你說什麼?」

 「我是說,你很美,比這些櫻花還要美。」眼鏡少年托了托自己的眼鏡,把剛才所說重覆一遍。

 「啊?咱們的冰山部長今天撞到腦子傻掉了麼?幹麼突然說這些嚇人的說話啊~~?」棕髮少年笑著拍了拍眼鏡少年的肩,以為他在開玩笑。

 「我是認真的。」眼鏡少年抓住棕髮少年的手,神色絕不像是說笑。

 「真的?那謝謝啦。」





 「和我交往吧,不二。」






 ──「不二?」

 「嗯...?」不二緩緩睜開眼睛,自睡夢中醒來。

 「不二你很累麼?居然伏在桌子上睡著了呢。」研究所的同事有點擔心問。「你沒事吧?」

「沒什麼事,只是有點睡眠不足而已~昨晚通宵達旦趕報告,沒怎麼睡呢~」不二打了一個呵欠,苦笑。

 「不二,橫豎交了報告之後,今天你在這兒的工作便完成了。你何不早點回家休息一下呢?」同事提議。

 「啊?也好。」於是不二收拾東西,決定回家補眠。

 在回家路上,不二想起手塚跟他告白時的情景。

 那時,他們仍是國中生。

 那時,漫天櫻花在飛舞。

 那時,他幾乎是立刻答應了和手塚交往的要求。

 不二至今仍不明白當天自己為什麼會答應得如此爽快。

 那時他仍不是很了解手塚──他只知道手塚名為〝手塚國光〞,是一個很認真很強的人,表情千年不變。


 就這樣而已。


 也許是因為那一剎那他真切地感覺到手塚內心的關係──他感覺到手塚不是因為一時之快才作出和他交往的要求。

 他感覺到手塚是因想和他一起創造他們倆未來﹑一個只有二人合力才可創造的光輝未來。

 因為這樣,手塚才提出交往的要求。

 沒錯,可能是因為他深信跟手塚一起,必定可共同創造一個更燦爛﹑更光明的未來,他才答應和手塚交往。

 不二笑了笑,慶幸自己當時作出了正確的回應。

 現在,他不正是過得很幸福快樂麼?果然,當初選擇相信手塚是正確的。

 不二不敢肯定他們倆在未來會否如現在般活得如此快樂,所以他才會特別珍惜著每天和手塚相處的每一刻,他要把它們牢牢記在心裡,作為跟手塚一起創造未來的動力。

 他相信,他們之間的愛是開啟他倆未來之門的重要鑰匙。




 完成文件,把它透過電子郵件發送至收件者之後,手塚終於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手塚自椅子上站起來,伸展了一下全身筋骨。他望了望手上的手錶──下午二時正。跟青學網球部一干人的聚會在今晚七時,他還有時間小睡一會補充體力。

 手塚拉開書房的門,打算先到浴室洗澡。然,當他剛步出書房時,眼光便落那團蹲在門外棕色的物體上。

 啊?原來那正是他那隻可愛的小熊麼?幹麼他會一聲不響地蹲在書房外呢?是在等他麼...?

 手塚蹲下身,輕輕拍了拍不二,輕喚:「周助﹑周助。」

 「唔...?」不二懶懶地應了一聲,把埋在膝間的頭抬起,掙開雙眼,微笑。「午安啊,國光。」

 「你累了為什麼不回房睡?睡在這兒會很容易著涼的。」手塚說著便把身上的外套脫下披到剛睡醒的不二身上。

 「因為我想跟國光一起奮鬥啊~!本來我是打算靜靜坐在這兒跟裡面的國光一起奮鬥的,可是卻不爭氣地睡著了...」不二吐了吐舌頭,有點不好意思地紅著臉笑說。

 手塚聞罷即暖暖一笑,雖然他是為不二的舉動感到很窩心沒錯,可是為了不二的身體著想,手塚還是勸不二下次不要再幹這些傻事了。

 「國光你吃了午飯沒?」

 「還沒。」

 「那我來弄~!」

 「不用了,你累了,先回去睡吧。我自己隨便弄一些吃的便成。」午飯,隨便別一些便成,還是戀人的身體要緊。

 「不行,你一整晚沒睡,一定要吃點什麼好好補充一下體力才行~!」

 不敢再推辭不二的心意,手塚遂答應讓不二做飯給他吃。

 望著不二穿著圍裙在廚房中愉快地忙碌著的背影,手塚有一陣說不出的感動。

 他想起跟不二告白那天。

 那時,他絕非一時衝動。他考慮了很久,問過自己很多遍--為什麼想跟不二一起。

 是因為單純地對不二有好感?

 不﹑要是這樣他才不會下定決心向不二告白。

 他是有跟不二一起手牽手創造未來的決心,才選擇告白的。

 單純的愛一個人,不一定要擁有。當愛一個人至願跟他一起建立未來時,才需要擁有。

 這就是手塚一直以來堅持著的信念。

 那時他根本沒想到不二會答應跟他交往。

 所以當他看到不二正在廚房為他忙碌的時候,他覺得特別踏實。

 為了他倆的未來,不二犧牲了很多。

 不二放棄了當交換生到美國留學的﹑放棄跟父母外遊定居的機會,堅持留在日本。

 手塚真的很感動,很感動...

 他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了跟不二告白。

 他慶幸自己一直堅持著那個信念。

 他的未來,因為他的信念,變得光明。

 他的未來,因為他的信念,變成有二人同行。

 「國光,午飯弄好了~請慢用~」

 「麻煩你了,周助。」



 Thank you, Syuusuke.

     Thank you, Kunimitsu.


 
 I will love you forever…Syuusuke.

     Love you…with all my love, Kunimitsu.









 ──究竟是它把我們束縛著,還是我們都不希望破壞它?




 今天是青春學園高等部的畢業典禮。台上,學生代表向大家致詞;台下,學生也默默聆聽著台上所言,心中也各自想著一些事情。

 有的似是在懷勉著自己這些年來的中學生活想得出神,有的似在想著自己的將來﹑出路,有的似在感懷現在。總之,此刻大家的心情也很複雜。

 同為本屆畢業生的菊丸英二,此時也正在為某些事情煩擾著。

 最後一天了...今天是他最後一天以學生身份踏進青春學園了。之後,他便會離開青春學園,升上大學,繼續他的人生。

 各奔前程,然後大家之間的絆繫便會變得愈來愈少﹑愈來愈疏...

 菊丸發出一聲完全不像他性格的輕嘆聲,抬頭望著那個坐在比他前兩行的人的側影。

 剛巧,那人也正好在此時轉頭望向他。

 二人相視,一愕。

 然後是由菊丸首先向那人扮了一個鬼臉,結束這個短暫的尷尬氣氛。

大石禁不住噗地笑了出來。在這麼嚴肅的場合下仍能這麼輕鬆地裝出笑臉來就只有英二他一人而已。

 不過,整天也快快樂樂﹑掛著一副開朗笑容的,才是英二吧?

 想一直看著英二對他笑,想一直看著英二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這是大石自認識菊丸以來的願望──一個單純得令人痛心的願望。

 不想連這個願望也給破壞掉,故此大石沒有把自己一直以來的心意坦然告之。

 因為珍惜,所以才不想失去。

 因為珍惜,所以才不想冒險。




 畢業典禮過後,菊丸如往常走到大石跟前邀他一起回家。

 二人走出校門,天空已給斜陽染得一片橙紅。

 走在街上,二人的影子給拉到兩邊的牆上,變得好長好長。

 「過了今天,我們便不會在學校再見了。」由菊丸先打開話題。且難得地,是一個蠻嚴肅的話題。

 「嗯,我跟英二你考的大學也不同,升上大學之後,我們便不能在學校再見了。見面的時間會少了,很可惜呢。」大石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菊丸覺得大石這個笑容刺目得很。

 為什麼大石一點也不在意﹑不婉惜呢?為什麼大石在此時仍是一如以往,露出這副溫煦的表情呢?難道即使二人見面的時間少了大石也覺得沒所謂?

 「不過我相信我們的友誼不會因見面時間少了而改變,對吧?」大石微笑。

 「嗯...」

 沒錯,大石一直以來,也只是把他菊丸英二當成最好的朋友﹑兄弟而已。大石根本就沒想過友情以外的事情,那他何必再想什麼呢?

 本來打算在今天把心中的感情坦然的,可是到此刻,菊丸害怕這份不正常的感情會把大石嚇跑,到最後,二人便會連〝最好的朋友〞也做不成。

 還是,算了吧。即使心會很痛,可是他沒勇氣去冒險,他沒能力去承受失去現在的痛。

 「不過以英二你這等開朗的性格,到了大學之後一定很快便可認識到很多新朋友吧~?我也不用太擔心你會因為沒了我在旁邊而覺得寂寞呢。」大石露出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嗯~到時我會把他們通通都介紹給大石你認識~大石你也要把在大學認識到的新朋友介紹給我啊~~」決定安於現狀,菊丸遂變回原來那個開朗的樣子。

 「沒問題啊。」大石拍了拍菊丸的頭,答應菊丸的要求。

 菊丸向大石吐了吐舌頭,眼光落自己那個落在牆上的影子。他和大石的影子很近很近,可是不知怎的,在剎那間,他跟大石的距離遠得遙不可及......




 ──因為珍惜這份真摰的友誼,所以不想冒險試著改變。即使欺騙了全世界的人也不要緊,我只想想默默守護在你身邊,僅此而已。

 ──因為我們也害怕,要是把心中所想向你坦然,最珍惜的東西就會從手心中溜走。

 ──因此到最後,我們都選擇了安於現狀。




 於這數年間,大石與菊丸仍有保持著聯絡。但畢竟二人也各自有不同的生活,各有各忙,因此二人的聯絡也變得愈來愈少。

 這一天,是大石剛到幼稚園應徵教師成功的一天。因為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終於都實現了,所以大石決定到附近的甜品店買一個蛋糕回去跟家人慶祝一下。

 對了,也要撥個電話給英二呢。說起來,近幾個月都在忙著,他也有半年沒跟英二聯絡呢。

 不知英二近來生活如何呢?英二他性格這麼開朗,定必認識到好些不錯的女孩吧?

 而他自己?在大學中的確是曾有好幾個女同學跟他表白,可是他也拒絕了她們。原因是,他一直以來也放不下對菊丸那份沒可能開花結果的感情。

 原以為自己會忍受得了,原以為自己能把它埋葬掉,但是,原來不行。每次經過寵物店,他總會想起二人在中學時一起去看店內的動物時的情景;每次吃蛋包飯,他總會想起英二弄的比這個好吃多了...原來自己一直也沒法忘記英二,強迫自己忘掉只會令自己很痛苦。

 要是時間回到他們倆高中畢業當天,他會選擇把自己的心情坦然麼?




 「鄰街開了一所新的寵物店呢~有好多貓咪和汪汪啊~~」

 「那我們快去看吧~~!」

望著兩個不到十歲的小孩自他跟前興致勃勃地跑過,大石不自覺露出一副寵溺的微笑。

 當小孩子真的幸福,思想純真,不用為很多事情煩惱。而且,小孩子會把自己最內心的感覺坦白,不會因顧忌什麼而轉彎抹角,少卻了很多煩憂。

 但是,現在已不能回頭了吧?羨慕歸羨慕,路還是照樣的要走。

 剛才他們提到鄰街開了一所新的寵物店吧?要是英二知道之後,一定很高興吧?橫豎沒事幹,大石決定走去看一下那所寵物店的情況。

 未踏進該寵物店,店子外便圍滿了人,大多是年青一輩或是小孩。店子設計簡潔,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大石突然想起,在國中時有一次他跟英二聊起時,英二跟他說過他將來的夢想便是開一所寵物店,把動物親手送到喜歡牠們的人身邊。

 不知道英二他現在的夢想實現了沒?大石決定今晚定必要撥個電話給英二,以自己也達成了夢想為例好好勉勵他一番。

 唉,這麼多年來,自己還是沒有改變呢。他總是忍不住時時事事替英二操心,即使二人長大了,生活的圈子不同了,他也沒改變過。

 對啊,他從來沒改變過呢,不論是自己的性格﹑習慣,或是對英二的感情...

 可是,英二他呢?




 忙了一整個上午,總算把店子的東西也安頓下來。

 菊丸用衣袖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今天是他的店子的首個營業天,忙也是必然的。可是他卻忙得很高興,因為,今天正是他的夢想達成了的一天呢!

 從少他的夢想便是有一所屬於他自己的寵物店,看著動物快快樂樂的成長,再快快樂樂的跟著喜歡牠們的人離去,菊丸的心情便會跟著愉快起來。

 自己在乎的人或事有了幸福圓滿的結果就是他的快樂根源,這就是菊丸英二了。

 不知道大石近來過得如何呢?他在乎大石﹑在乎得連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以為半個月通一通電話就足夠了,可是卻不是,他會每晚也會對著電話等待大石的來電。到藥房的時候他會下意識地留意大石一向服用的那種胃藥的價錢,看到它減價了便會有替他買幾包以備不時之需的衝動。可是每當他買了之後卻才發現自己很久也不會和大石見一次面﹑上次買的還沒交給他現在卻又買了幾包回來的時候,便會覺得自己傻得可以。

 原以為高中畢業了,見面時間少了,自己可忽略對大石的心情。可是原來還是不行,因為見面少了反而更思念大石,這種腐蝕人心的心情,可不是單單用友情和理智可以抑壓著。

 菊丸苦笑,他不敢再肯定,要是時間回到他高中畢業那天,他會否像當天那樣堅決地要保持他跟大石的朋友關係了。




 安在店子大門的風鈴叮叮噹噹地響起,表示有客人到來。

 菊丸連忙放下手上的箱子,自雜物間走出店面,打算招呼客人。

 「歡迎光臨,本店──」堆起他那親切的笑容,打算向來者介紹店子中的動物的時候,眼光停在來者的臉上。本來要說的說話,那一刻在喉間凝住了。

 來著看到店主也似是一愕,良久,他回過神來,聽到對方在喚著他:「大石...?是大石麼?」

 「英二...?」連大石也不明白自己的聲音為什麼有點抖,他只知道,他壓根兒完全沒想過會跟一年多沒碰過臉的英二於此時此地重逢。

 菊丸撲上大石,壓抑多時的淚終忍不住掉了下來。

 不能壓制,也不想再壓制了。即使時間不能回到過去﹑即使現在他們已非高中生﹑非以前的他們又如何?

 只要本質的心沒改變,他們還是有機會補償錯過了的數年。

 錯過了太多了,不想再次錯過了。

 因為錯過了,所以即使可能失去也不想放棄機會。

 因為錯過了,所以才更珍惜未來的機會。

 「歡迎回來呢,英二。」




 「啪。」菊丸呼了一口氣,合上相簿。

 「嗯?英二你在看以前的相片?」大石邊把早餐端上餐桌邊問。

 「嗯~剛才翻了三年前我們初搬到這兒的生活照~看著那時的照片,想起了很多事呢~」

 「是的,想起來我跟英二你很辛苦才能走在一起呢~」大石微笑。「要不是那天在你的寵物店相遇,我想我也不會鼓起這麼大的勇氣向你坦白呢~」

 「所以我說大石你是呆子!明明我們從開始就一直正相吸引啊,卻白白浪費了幾年~!」菊丸硬把所有責任推到另一半身上。

 「即使浪費了幾年,可是我們卻有好幾十年去補償那幾年,你說是不是?」大石溫柔地從後摟住菊丸的腰肢,親了他的臉頰一記。

 「嗯~」甜笑,回抱大石。

 是的,未來的路還是長得很呢。












 難得的聚會,大家也很準時。

 不知道這個習慣是不是自國中起便給嚴厲的隊長手塚訓練而成,總之,大家已習慣了只要有手塚他出席的活動,他們一定不會﹑也不敢遲到。

 所以,當手塚和不二到達車站旁邊那所烤肉店內的某個廂房時,眾人早已入坐等候二人多時了。

 未及開口向眾人問好,懷中的位置已給一團溫暖的物體佔據了。不二一點驚愕的意思也沒有,也許是他早就知道懷中的人兒是習慣這樣跟親密的朋友打招呼吧?不二笑了笑,揉了揉懷中人兒的那頭紅髮:「英二,你再不放開我你那可憐的飼主又會鬧胃痛了啊~」

 「好久沒這樣抱過不二你了啊~平時即使住在旁邊也沒什麼機會這樣做啊~」菊丸把頭埋在不二懷中使勁地磨蹭著,好不熱情,這就是所謂的貓式打招呼方法吧?

 「英二,快放開我~我快被旁邊那座萬年冰山冷死呢~」話雖這麼說,可是卻聽不出不二言語間有任何害怕的意味,口吻倒是似在嘲笑著口中那座冰山氣量小易吃醋呢。

 而他旁邊的那座冰山,倒是不甚自然地乾咳了幾聲。

 「不二你跟部長還是一點也沒改變呢~!」桃城拍著桌子,笑得依然如以前般爽朗。這些年來,桃城的外貌和性格並沒什麼改變,只是長高了一點而已。改變的倒是坐在他旁邊﹑一副悠閒的樣子喝著飲料的龍馬,相比起以前,現在的龍馬變得更成熟穩重,雖然性格仍是那樣寡言自傲,可是卻少了一股年少的狂傲。或許是因為這些年來他在美國那兒接受了很多專業的網球訓練,浸淫久了,自然會練得出一身不一樣的意志﹑性格。當年他的父親南次郎硬拉剛高中畢業的他到美國果然是對的。

 除了樣貌性格也改變了以外,有一樣東西龍馬也似乎改變了。

 「多年沒見,那時身高只到我肩膀的越前跟我一樣高,真是很令人意外啊。」不二用手在自己與龍馬頭頂比劃著,有點驚訝龍馬居然有長得這麼高的一天。

 「可是還是比那桃子矮...」龍馬偏過頭,壓低帽子,低聲咕嚕了一句。明明在美國那兒他已積極地喝牛奶把自己倒吊在樹上增高,可是卻仍不如桃城高,這令他有點不服氣。他要下一番苦功地可長高這麼多,可是那桃子半點努力也沒下卻還是長得這麼高,真是令人生氣啊!

 「比桃子矮才方便讓他攻啊。」不二壞心眼地在龍馬耳邊輕聲說。「你說是嗎?」

 「不二前輩你也彼此彼此啊。」龍馬豈會白讓不二他嘲笑自己?他當然要好好把握機會反咬不二一口。「幸好不二前輩你也比部長矮啊,這樣才方便。對了,也因為這樣,所以前輩你才一直反攻不能吧?」龍馬的毒舌程度絕對可跟不二這頭惡魔相比。

 要知道〝反攻不能〞一直都是不二的禁語,而龍馬居然不怕死地用這點來諷刺他,要是就這樣放過龍馬他就不叫不二周助了。不然他可辜負了「昔日青春學園網球部中最不可亂惹的NO.1」﹑「惹上他之後後果最痛苦的NO.1」這些美號了。

 「啊,對了,我突然記起了越前你在高中畢業前一天請教過我某些事情呢~我突然很想說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啊~」

 一聽見不二提起那件事情,越前的臉色倏地一變,而這時不二更唯恐天下不亂地多加一句:「而且,是跟阿桃你有關呢。」

 ──「跟我/阿桃有關?!」這句可完全挑起了大家的興趣和好奇心。雖然桃城跟龍馬一起是大家公開的秘密,但是龍馬平時對桃城也是冷冷淡淡的,龍馬會主動問及與桃城有關的事,大家還是頭一遭聽到的說。

 「原來龍馬你是這麼關心我麼~?我很開心耶~~!」桃城摟住龍馬又叫又跳,興奮之情表露無遺。

 「煩死了,別黏我這樣近。」龍馬奮力推開桃城,再把帽子壓低,不讓別人看到他現在的表情。「不二前輩,你答應過我不會說出來的。」

 「啊,那就不說好了。大家要是想知道就直接問越前吧。」其實不二壓根兒也沒打算現在便說出那件事,他這樣說的目的是為令桃城和其他人也黏著他追問他那件事情,而令他有一陣子也不能抽身而已。其他人尚可隨便打發一下便會心死,可是桃城那〝強力黏貼膠〞卻不是這麼容易便可應付到的。要打發桃城,至少要花數星期至數個月的時間,而一向不喜歡別人煩著他吵著他的龍馬可有一陣子好受了......

 「周助...」趁著龍馬被大夥兒圍攻的空檔,手塚把不二拉到一旁,無奈地向他訓示。「你這樣可把越前害苦了。」

 「誰叫他先惹我?」不二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使手塚狠不下心腸再責怪他。

 「你不會打算在事後再跟桃城說那件事吧?」手塚實在太清楚不二的性格了,龍馬正正地踏中了不二的地雷,不二可不會報復至這個程度便作罷...他敢肯定不二一定會把那件事情告訴桃城的──即使不親口說也會寄信或是發郵件。

 「嗯?戀人之間是不該有事隱瞞對方啊,不然二人之間會形成一層隔膜~我也想我昔日同伴的感情生活能順.順.利.利啊~」果然,他沒猜錯啊,這就是不二了。

 「但是,那種事情...」不二早就把龍馬的那件事情告之手塚了,但是也因為這樣,手塚才更明白那等事情是不該跟當時人說的...

 「什麼叫〝那種事情〞啊?只是越前這可愛又會害羞的學弟向我請教如何主動引誘他的阿桃前輩而已,有什麼問題v?」

 「......」




 龍馬,我為你默哀......
















 【後記】

 我不知道該怎樣完結<<our future>>...OTZ

 希望下篇能完吧...XDD(再拖我會給揍死的||)

 這次又變回惡搞....囧

 跟中篇的感覺完全不一樣呢= =+

 別在意吧XDD...


 BY:第一次寫桃龍的佐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