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封神] 殘留的香氣 微H

 琴音徐徐的自樹林中響起。

 琴音是輕柔的﹑淡淡的。就如春天的微風般,自身邊輕拂而過,輕輕的掃過你的臉頰﹑衣擺,感覺,是如此柔和跟...不真實。

 樹林的深處有一座小屋,那也是整個森林中唯一一座小屋,琴音正是自該小小的屋子中傳出。

 屋子中住著一個年齡不大的男生,他也是唯一一個住在這所小屋裡的人,琴音正是由他而起。

 一曲剛畢,他便緩緩走到窗前,打開窗子。風自窗外吹進並迎上了他的臉。他閉上眼睛,享受著微風撫摸著他。一切,是多麼的諧和寫意。

 一隻小鳥飛到小屋子的窗前,在窗檯上停下。他張開眼睛,對小鳥露出一抹溫柔的微笑,他的眼神,就像重遇故友般那麼溫柔。

 「我的最好朋友,小鳥,以及...」他抬頭,仰望著碧藍的天空。「我最愛的人,不知你們今天過得怎樣呢...?」

 怎麼可能會有人回答他呢?一直以來也只有他一人住在這兒。一直...?沒錯,他自從五年前便搬到這兒居住了。

 他再次關上窗子,走到鋼琴前的小几,點燃了几上擺著的香薰。香薰傳出一陣清幽的香氣,香氣淡而清。五年來,他只會用這種氣味的香薰,因為他的味道不會太濃烈﹑不會太俗,重點是,它的氣味跟〝那個時候〞相同。

 過了一會,當整所房子也充斥著一陣清淡的幽香時,他便把香薰弄熄。指尖再次在琴鍵上輕盈地跳動著,室內彌漫著的是一陣殘留的香氣。於是,隨著旋律,以及那既熟悉又令人心痛的香氣,他的恩緒再次飄到遠方...




 那時,日本東京正陷入非常危險的時期。地震發生的頻率愈來愈高,幾乎半個東京也給地震所破壞。東京的人們大多已遷到別的城市暫居,東京,就像一個死城。

 他知道那是因為地龍的緣故,因天龍──要保護地球的這一方,和地龍──要清除地球原有,去創造一個部世界的一方在持續抗行著,地震不斷發生,也是地龍引發所致。

 他很累了,這種戰爭要維持到何時?他究竟要戰鬥到什麼時候,才可把之前的封真喚回來...?

 ──「神威,地震又發生了!」果然,地殼開始劇烈地搖動起來,而且這次的震盪比任何一次還劇烈。

 「是時候...了結了麼?」他﹑也就是天龍之首神威,眉頭輕皺,可是言語間卻顯示出無限的堅定。「我一定要把之前的封真喚回來,即使要付出任何代價,即使要犧牲一切,甚至是我的性命...」

 ──「既然任何人也沒權利去殺掉誰,那為什麼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卻偏偏會忘記呢?」




 對立,衣擺隨風飄揚,二人相視著,眼底下只映出對方的倒影,別人變得如何對二人來說似乎已變得毫不重要了。

 「好像...很久沒見了?」溫柔的眼神,暖暖的笑臉,感覺就像從前的封真已經回來了...?

 「封真...」難道封真他已經...?神威抱著希望,走近封真。

 封真低頭,輕輕嘆了一口氣:「你還是察覺不到呢,所謂最重要的事情。」

 「咦?」

 「所以你仍然無法贏得過我。」抬頭,封真的樣子已回復成地龍時的他的樣子子了,笑容再也不像從前般溫柔暖和,而是壞壞的﹑帶著一股邪惡的味道。

 「封真...?」神威止步,呆呆的凝視著封真。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封真?究竟他該相信的是什麼?

 「我是〝神威〞。」封真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神威跟前,劍架在神威脖子前不足一厘米的地方,他的笑容,由此至終也沒有改變過。

 「為什麼...封真?」為什麼你可以毫不猶疑地對我舉劍相向?為什麼你會臉不改色地把劍插到我的身體,及至我的心...?

 「你仍是不明白﹑一點也不明白啊。所以你才無法拯救別人,也無法拯救地球。」是幻覺麼?神威總覺得封真在跟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會變得異常悲傷。

 「封真..?!」語未畢,封真便在其脖子後一擊,神威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眼睛睜開,首先發覺自己是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

 自己究竟在哪?只知道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整個房間沒有窗戶,只有一張床,一道門。

 床邊還有一個小茶几,茶几上放著一座很有古典氣息的香薰座。

 香薰給點燃了,淡淡的香氣在房間中彌漫著。那是一種很獨特的香氣,既淡且清,然吸進身體裡,它卻會在咽喉處殘留著一股甜膩。

 神威努力地回想著他昏倒前的情形──他好像給封真一擊而倒,之後在迷濛間,他給封真抱起,走了很多很多路,接著...就來到這個房間?

 那他現在──?

 神威的思緒是被門外一陣腳步聲所打斷。於下一秒,房間唯一的門被人推開,步進的是神威意料之內的人。

 「醒過來了吧?」封真走到床邊,拍了拍神威的頭問。

 「為什麼?封真...為什麼?」究竟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你?究竟要怎樣我才可以真正的把本來的你喚回來。

 是否要賠上我的性命才可...?要是真的需要如此的話,我是願意的。為了封真﹑為了他,我可以賠上我的一切...

 「你知道本來那個我的願望是什麼嗎?」封真突然提出一個問題,問得神威啞口無言。

 封真他本來的願望?是希望小鳥她可以幸福地活下去吧?可是,我無法守護小鳥,我無法完成你的願望啊,封真...

 像是了解神威在想什麼似的,封真嘆了一口氣,搖搖頭:「你不了解他的願望,所以你才無法贏我,也無法拯救地球。」

 ──「既然任何人也沒權利去殺掉誰,那為什麼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卻偏偏會忘記呢?」

 「封真...」

 封真輕輕托起神威的下巴,眼神在瞬間再次變得憂傷:「你難道至今仍未悟出〝我〞的願望麼...?」

 對上封真那金色的眸子,神威的思緒被帶到很虛無的遠方...

 他好像領略到什麼了...

 那...

 當神威的思緒再次返回現實時,卻發現自己的唇不知在什麼時間已給封真在略奪了。

 那是...什麼回事...?

 唇上傳來的觸感讓神威清楚知道自己並不是在做夢,身上微升的熱度讓自己知道自己並不討厭封真吻他。

 神威無法自制地閉上眼睛,雙手無意識地伸上,橫住封真的脖子,口中逸出一陣難過而滿載著渴求的呻吟。

 嘴巴因缺氧而微啟,對方的舌頭已不客氣地略奪而進,誘使它與之嬉戲。終於,二人的舌頭熱烈地糾纏在一起,身體的溫度開始急劇地上升起來,只有吻對二人來說也似乎並不足夠啊...

 封真摟住神威的腰肢,把他輕輕地推動在床上。他熱情地吸吮著神威脖子間的肌膚,溫柔地伸手解著神威襯衣上的鈕釦。

 「唔﹑唔嗯...」神威正在以一種媚惑的姿態,在封真身下扭動著身體,表示他還需要更多﹑更多...

 封真微笑,輕輕順著神威身體的線條似有若無地撫摸著,神威那一副慢慢變得嫣紅的身軀像是在無意識地繳請著別人似的難過地扭動著,景象是何其的誘人。

 「給我...封真...求求你...」難過地喘息著,只求身上的人快一點取悅他。封真聞罷再次輕輕地吻了他一下安撫著他,手,再往下探...

 緊合的身軀,拔高的叫聲,在房中纏繞迴盪著,久久不散。自香薰中散發出的香氣依舊在房中彌漫著,結合著房間中的熱情,充斥其內,形成一股獨特甜膩的味道...

 甜得,令人無法抗拒。




 究竟是過了多久呢?連神威本人也不知道。基本上他的意識就在二人那一個失控的吻當中就飄遠了,飄到很遠的地方。之後他看到的,只是自己小時候,跟封真和小鳥他們一起在草地上放風箏,抓昆蟲時的情景。

 感覺是如此的真實。

 ──那時候,他們三人仍是純真無垢地嬉笑著。

 ──那時候,他們仍未知道自己的將來會演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一直以來,神威也以為自己最愛的人是小鳥,最好的朋友是封真。

 原來自己一直也未清楚自己的心意。到今天他才清楚曉得,情況是相反的──他最好的朋友是小鳥,而最愛的人,是封真才對。

 在對上封真那雙充滿著哀愁的金色眸子時,他終於明白了。

 而且他也明白了本來的封真的願望﹑那唯一的願望。

 因為自己的意思一直也與封真的願望背道而馳,所以自己才一直也不能跟封真心意相通,也一直也無法贏得過封真。

 他終於明白了...他終於明白一切了。

 「你終於明白了吧?」封真的聲音自門外傳至。

 封真坐到床沿,輕輕撫摸著神威的臉頰,動作變得無比輕柔。

 「封真...」

 「無論怎樣,從前的封真是不會再回來的了,就在〝我〞誕生的時候,從前的封真就死了,這是必然並且是無法改變的事。不論你努力些什麼,死掉就是死掉,人的生命是不會因任何原因而延長的,這就是〝他〞的命。」封真憂憂道。「可是,你一直也不知道,你一直也認為可以憑著自己的努力把從前的封真喚回。為了喚回以前的封真,你竟抱著〝自我犧性〞的念頭,想跟〝我〞同歸於盡,你以為在我死掉之後封真便會回來,可是卻忘記了最基本的事情。」

 ──「既然任何人也沒權利去殺掉誰,那為什麼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卻偏偏會忘記呢?」

 「〝任何人也沒權利去傷害誰的性命〞,這裡指的〝誰〞,當然包括自己本身。你沒權利去毀損自己的生命,可是卻仍一心要毀掉自己的性命以挽回從前的封真,就是因為你錯過了最基本的事情,所以你才無法得勝。」封真嘆了一口氣,把真相一一道出。「要是你早一點知道〝封真〞本來的願望,你或許早就勝了,東京也不用給毀成如斯。」

 「我知道...我終於知道封真本來的願望了...」神威流著淚,抓住被單,唇咬得死緊。「我會好好的完成封真這個未了的願望的,絕對。」

 「我懂得你知道了。」封真微笑。「所以我才把以上的一切一切也告訴你。你贏了我了,神威。」

 「封真...」那為什麼,封真你的眼神仍然是這麼憂傷....?

 「失敗了的地龍這一方,當然也不該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

 「我是來道別的,神威。」封真柔柔地摟住神威道。

 「封真,你──?!你的身體──?!!」為什麼?為什麼封真的身體竟逐一變成一點點光點,消失在半空中?!

 「地球給保存下來了,我繼續存在在這兒的話,只會令地球再次失衡。」

 「不要!封真,不要走!」神威緊抓住封真的手,哭得更是淒楚。

 然,封真的手卻在下一刻便化作光點,消散在半空,神威的手於是抓了一個空。

 「求求你,不要走...」不要,他不要封真丟下他一人而去...連他唯一所喜歡的人走了,那他還叫自己憑什麼留在這個世上?

 封真悽愴地露出他最後的微笑,跟神威再出最後的一番話:「以前的封真叫我跟你說,要你去你們小時一起玩耍的森林一趟。還有,再見了,神威。」

 「封真﹑封真───!!」

 終於,封真整個身體也化成萬千光點飄去...

 而室內那仍在點燃著的香薰傳出來的香氣,突然變得很淡﹑很淡......




 一個星期後,神威按照封真最後的意思,來到他們小時候經常來玩耍的小森林,他在森林深處,看到一座白色的小屋子。

 ──「小鳥,我長大後一定要當保護你的騎士。」

 ──「要是神威你要當小鳥的騎士的話,那我就當保護你的騎士。」

 ──「然後我﹑神威﹑還有哥哥長大後便要在這兒建造一個只有我們才知道的秘密城堡~我們三人一起在這個森林中快快樂樂樂地生活下去~!」

 「這就是你的意思麼...?封真。」望著眼前的小屋,神威的視線又再次模糊起來......




 他就是這樣開始了於這小木屋中的獨居生活了。由於生活很閒,加上這座鋼琴早就放在這兒,所以他在這五年便獨自在自學著彈琴。

 一曲再畢,小屋的門適時地被敲響。

 神威著實地嚇了一跳,因為五年來,從來沒有人來這裡找他。

 神威走到門前,推開門,看到門外的來者是誰時,他的瞳孔在剎那間收縮了。

 「對不起,我本來是在這森林中寫生的,可是卻走得太遠迷路了,不知可否請你指示一下回城市的路呢?」門外的人是一個二十來年歲的黑髮的金眸男子,瞧他手抱畫簿畫具的專業模樣,準是個畫家沒錯。

 「封...真?」

 「封真?」男子側了側頭,似是不明白神威在說什麼。

 「不﹑沒有。要是你方便的話,何不進來休息一下再上路?」神威微笑,主動繳請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進屋再談。

 「呃﹑好的。那打擾了。」男子遂隨著神威走進小屋子中。

 「好香的香氣,我從前好像也從哪兒嗅過似的...唔,想不起來了。」不知怎的,男子對這種清雅的幽香產生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而且當這種香氣傳至咽喉時,更會散出一股淡淡的甜膩,感覺很特別。

 「這是我最喜歡的氣味。」神威轉頭瞧男子微微笑了笑。「我到廚房給你沖茶。」

 「麻煩了。」男子禮貌性地跟神威點一點頭。

 待神威走進廚房後,男子獨自在廳中閒逛著。突然,他的目光落在小茶几上一張以玻璃壓著的照片,照片是三個小孩子的合照。男子立即認出其中一個是現在招待著他的人,在他左面站著一個年紀相若﹑蓄著一頭淡茶色曲短髮小女孩,而在他的右面則站著一個黑髮小男生。

 而且...

 「怎麼這個男生的樣子跟我小時候這麼相像呢?」男子疑惑不已。

 「茶來了。」神威捧著兩杯茶走出來。

 「謝謝。」那就待一會兒問一問他相片的事吧,男子心想。天色尚早,看來在這兒多待一會也不是問題呢。

 屋子中,仍是殘留著一股微幽的香氣,久久未散...




 ──「我希望你能夠存活在這世上,不論如何,我也希望你能存活,直至終老。」












 【後記】

 嗚嗚~蠻長的一篇文文呢~~首次產封神文呢~~

 雖然佐很喜歡封真x神威,可是一直也覺得這配配很難產得好,所以一直也沒產這配配的文(淚)

 要不是有大大指定的話,佐也沒勇氣產封神文呢~(笑)

 而這結局算不算是「先苦後甜」呢~?一切也由頭開始,也該是「甜」的一種吧?

 佐在產這文時也差點哭了出來呢...畢竟近來轉了路線主產kuso輕鬆文,偶爾再產苦一點﹑悲一點的文,情緒就會控制不到...||

 另外,佐在產H方面又踏出了一大步呢~~這次...算是微H吧?不管啦~~再激一點的就待下一篇指定吧~~(打飛XDD)

 看完後記得告訴佐感想啊~佐這篇指定可是很辛苦才產到出來的~(笑)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