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藍] Hand in hand

◎十年後設定有

「嗚…很冷喔…」雖然已經穿著厚厚的大衣﹑圍上圍巾,可是藍波依然覺得寒冷不已。他頻頻來回摩擦著雙手,想令自己變得暖和點。

踏入十二月了,今年意大利的冬天特別冷。就像今天,從早上起雪已經下過不停,周遭變得白茫茫一片。放眼一看,整條街道彷彿被染成一片雪白。而且,因為天氣如此惡劣,所以即使今天是星期天,也沒有人敢外出。街上變得靜悄悄,死氣沈沈的。

幸而,雪到中午便停了,溫煦的陽光再臨,令天氣變得稍稍暖和點。
天氣轉好,本來躲在家中的人們,也開始外出活動──小孩們約在一起打雪仗﹑堆雪人,而成人則出來逛逛街,街上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向來怕冷的藍波,在如此寒冷的冬天,即使看到天空放睛了,本也不想外出的。

即使沒有下雪,外面的氣溫還是很低呢!好好的躲在暖暖的被窩中,靠著暖爐,邊喝著熱乎乎的可可和零食邊看電視,那才是冬天要做的事情。

可惜的是,藍波家中的可可粉剛巧用完,而他最愛吃的葡萄口味棒棒糖也只剩下一支,在寒冬下要他痛失他的「兩位摰愛」孤獨地度過?光是想想他也很想哭。於是,他不得不打消窩在家中的念頭,趁著天氣還好時外出補充糧食。

外出買零食理論上不用花太多時間,特別是對藍波來說,他絕對希望趕快買好他想要的東西,盡快回家避寒。

可是,他最愛的葡萄口味棒棒糖原來在近期推出了新口味,且恰巧在今天於零食店內進行推銷。

「新推出的是葡萄口味的牛奶棒棒糖…?!」是他最喜歡的葡萄和牛奶吶…混在一起,一定非常好吃。

店員看到他雙眼閃著光芒﹑口水直流地望著那些新推出的棒棒糖,於是便落力地為他介紹新推出的口味:「先生,我們新推出的不止有葡萄牛奶棒棒糖,還有葡萄巧克力棒棒糖,還有這個混有葡萄果肉的增強版口味…」

店員邊向他推銷著,邊遞上不同口味的棒棒糖給他試吃。藍波忘形地吃著吃著,就這樣過了個多小時也不知道。

「葡萄牛奶味很棒,巧克力的也很不錯…」到底要挑那一款口味比較好呢?還是乾脆把所有新推出的口味也買下來…?

當藍波正在苦惱該買哪一款的時候,店員又遞上一支深啡色棒棒糖給他試吃。當他把它放進口中時,一陣苦澀夾帶著絲絲的甜意滑進喉間,是一份略為複雜的味道。

「這也是新推出的,是葡萄配以咖啡的口味。咖啡的微苦配上葡萄的淡甜,嚐起來便不會太甜也不會太苦,味道很是特別。」

藍波再仔細地嚐了一口。他不喜歡吃苦的東西,因那是令人不高興的味道。然而,經過葡萄的甜味中和下,咖啡的苦澀似乎在無形間變淡了,棒棒糖也變得容易入口了。而且因為它不是太甜,所以即使他多吃一點,也不會覺得膩。

這口味令他這個不喜歡吃苦的人也不討厭嚐嚐,是不是等於會令不喜吃甜的人也樂意一試…?

藍波的腦海中浮現出某人的影子。

──那個剛巧和他相反,喜歡苦澀的咖啡卻不喜歡吃甜食的人。

就在此時,藍波的肚子突然很沒志氣地響了起來。他望著店員尷尬一笑,抬頭看一看牆上的時鐘,才驚覺現在已是四時。下午茶時間到了,怪不得他的肚子正咕嚕地叫著。

還是趕快買完東西回家吧!藍波挑了數款棒棒糖,再買了一罐可可粉和別的零食,然後即匆匆結過帳準備回家。

當他推開店門時,一陣冷颼颼的寒風倏地從外面撲面湧至。怎麼好像比剛才中午時份冷了這麼多?一看,糟糕!原來本來停了的雪不知在甚麼時候開始已再次落下。

哎…他可忘了帶傘呢…

雖然,現在的雪不是下得很大,即使不打傘也可走回家。但是,要他全身沾滿冷冰冰的雪走在路上──還是不要了吧?光是想想,他也冷得全身發抖。

──很想,回家喝一杯暖呼呼的可可喔…

抬頭望著漫天雪花,此刻躲在商店外的屋簷下躲著雪的藍波,正幻想著自己躲在暖烘烘的被窩中,手裡捧著一杯溫暖的可可的情景,那才是冬天的最佳享受。

──「喂,你在這兒幹甚麼?」一陣熟悉的聲音突然從正在發呆的藍波旁邊響起。他嚇了一跳,轉頭一看,發現旁邊站著一個穿著黑色大衣﹑戴著黑色帽子的男人,他手上還拿著一把黑色的傘子,看來早料到今天的天氣不會怎樣好。

「是里﹑里包恩你?!」他這幾天不是有任務在身,不在意大利嗎?怎麼又會出現在這兒?

重點是,這個總愛欺負他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兒﹑且主動上前和他搭話?一定有甚麼企圖!

像是看穿了藍波的想法似的,里包恩以一種瞧不起他的目光盯著他解釋:「因任務很順利,所以我提早回來了。怎料路過此處,卻看到一頭像是冷僵了蠢牛,我只是來確認他死了沒而已。」

「可惡!你說誰死掉!」叫他「蠢牛」也算了,這個討厭鬼居然還咒他?這回他真的生氣了!

「對了,阿綱說他媽媽今天會到他家弄晚飯,你要不要去?」

「要!媽媽弄的飯菜最美味了,我一定要去!」到現在他依然忘不了小時候寄居在阿綱家的日子。每晚媽媽也會弄一道道美味可口的菜式,填滿他小小的肚皮。而且只要他哭鬧一下,媽媽便會給他最喜歡的布丁或是冰棒作飯後甜品。

說起來他也有好幾年沒見過阿綱的媽媽(和她弄的飯菜),一想到能和她(及她弄的飯菜)重聚,藍波不禁變得雀躍起來,之前甚麼氣也消了。

「那還不快走。」果然是一頭只會吃的蠢牛,一聽到有好東西吃便甚麼也忘掉了。里包恩微微一笑,他就知道應付藍波該用甚麼方法最有效。

「可是,我沒有帶傘…」要是他能走,早就走了,誰會這麼傻站在這兒吹風。

「…你就不能給我聰明點麼?」怪不得這頭蠢牛會呆站在此處,原來是由於他太蠢,忘了帶傘之故。說著,里包恩抓住他的手臂,一把把他拉到自己的雨傘之下。

「咦?!」他沒有看錯吧?里包恩居然這麼大方和他共撐一把傘子?沒可能吧…?明明這個討厭鬼就只會取笑他﹑作弄他…

「快走吧。」里包恩按了按帽子,像是要故意遮著自己的臉,不讓別人看得他此刻的表情似的。

白茫茫的街上只有三數個人,大家都撐著傘子走著。里包恩和藍波走在同一把傘子下,除了風聲外,二人就只聽到自己和對方的呼吸聲。

好冷…雖然已經穿著厚厚的大衣,也有傘子擋雪,可是怕冷的藍波依然冷得縮起身體。

他偷偷瞄著旁邊的里包恩。他不明白,里包恩看起來也不是穿了很多衣服,可是為甚麼他看來卻一點也不覺得寒冷,只有自己一個人地在顫抖著,喊著冷死了凍呆了之類一點也不帥的說話。

──咦﹑等等。這時,藍波好像留意到甚麼似的,把目光停在里包恩身上。

怎麼里包恩的另一邊肩膀上,堆著一點點雪白的東西?

那是雪嗎?是因為傘子不夠大遮不住他們的全部,所以肩膀被迫曝露在雪下嗎?

藍波再看了看自己兩邊的肩膀,沒理由啊…自己的肩膀一點雪也沒沾上,如果是傘子不夠大的話,他應該也和里包恩一樣,一邊肩膀或是手臂沾滿雪才是。

難道是…?他抬頭望著由里包恩撐著的傘子,發現傘子很明顯是傾著他那邊而撐的,因為這樣里包恩的肩膀才會被雪沾濕,反而他卻一點事也沒有。也就是說里包恩是很有可能是為了令他免於被雪沾濕,因而故意把傘……

不﹑不可能的!藍波馬上否定了這個想法。可惡的里包恩又怎會如此著緊他﹑擔心他被雪沾濕?依他的性格,反而會故意讓他身上沾滿雪,這樣才能狠狠地取笑一番吧!

──「蠢牛,有甚麼好看。」里包恩冷不提防地開口。這頭蠢牛,不會以為盯著他這麼久也不會被發現吧?

「你的肩膀沾滿雪耶。」

里包恩隨意掃走肩上的雪,冷冷地盯著藍波威嚇著他不要再多事:「再看我便一槍轟掉你的角,蠢牛。」雖然他知道自己肩上沾著雪,可是手上的傘卻仍然傾往藍波那邊撐。

「你才是蠢材!看,你連傘也不會拿!」藍波不服氣地搶過里包恩手上的傘撐著,然後走到里包恩面前,用力地拍掉他肩上和手臂上的雪。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麼在意里包恩。他一看到里包恩身上的雪,便覺得很礙眼。即使這樣擅作主張為他掃去身上的雪,可能會惹到他不高興﹑甚至真的會拔槍轟他,他也無法阻止自己這樣的舉動。

唉,連他也有點氣自己,總愛自討苦吃。

把他的舉動看在眼裡的里包恩,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淺笑。幸好此時藍波正專心為他拍去身上的雪,不然被他看到的話,又會說里包恩笑得這麼詭異不知在打甚麼壞主意了。

「吶,蠢牛。」

「我說了很多遍我不是叫“蠢牛”!」好端端有名字不叫,老是給他起這等蠢名,真是該死的里包恩!

「蠢牛,你很矮,傘打到我的頭了。」當然,里包恩依然故我,而且說的話仍是這麼欠揍。

「……!」當藍波忍不住正想和他吵起來時,一陣溫暖的觸感突然從他那拿傘子的手傳至。而那溫暖的感覺,正是來自里包恩的手。

也就是說,里包恩的大手正覆在藍波那冰冷的小手上,兩手重疊。

藍波紅著臉怪叫了一聲,馬上想鬆開自己的手。可是不知怎的里包恩卻把他的手握得死緊,不管他怎樣掙扎也鬆不了手。

「你你你你在幹甚麼?!你﹑你握著的是我的手,不是傘子啊!」此時藍波的臉已紅得像一個熟透的蘋果,他低下頭,不看里包恩,也不讓里包恩看到他此刻的表情。

「我知道。」里包恩深刻地一笑。

可惡,這個討厭鬼又想幹甚麼了?使用這些下三濫的招數戲弄他,未免太過份了!可是,為甚麼明知道是被戲弄,他的心卻仍然跳得這麼快?

可惡﹑好可惡啊……

一股複雜的情緒倏地湧上心頭,他氣里包恩為何要用這些方法欺負他,更氣自己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反應。他不知道里包恩在想甚麼,更不知道自己在想甚麼。

想著想著,藍波竟然不爭氣地哭起來。

「喂…蠢牛你在哭甚麼?」藍波的反應似乎也超出了里包恩的預計外。

「嗚…里包恩你這個蠢材…」也不管自己已經長大了還動不動便當眾大哭是一件很遜的事情,藍波只感到很委屈﹑很想哭。「這樣欺負我很好玩嗎…?可惡……」

──?難道這頭蠢牛以為他剛才是……

里包恩壓了壓帽子,嘆了一口氣。

他以為自己對任何事也無所畏﹑無所懼。

他以為自己是鐵石心腸,不會對任何人和事心軟。

想不到,給他遇上這頭蠢牛。

不知道是否因為從事的職業令他的直覺變得非常敏銳,從他第一天遇上這頭流著鼻涕的蠢牛時,他已經隱約感覺到,這頭蠢牛會成為他往後的一個──也是唯一的──弱點。

所以他盡可能漠視他﹑避開他﹑對他惡言相向,怎料這頭不怕死的蠢牛就是愈打愈起勁,總是不怕死地找他麻煩﹑惹他生氣。

…害他,居然漸漸習慣了這頭蠢牛的挑釁,承認了他的存在。

甚至,當這頭蠢牛長大了之後,變得懂事,不再常找他麻煩時,他卻反過來去惹他﹑欺負他。

他無法叫自己不去管這頭蠢牛,剛才看到這頭蠢牛獨自站在屋簷下冷得發抖時,他便忍不住走了上前。明知道傘子不夠大給二人共撐,他還是把這頭蠢牛拉到傘子下。即使自己的衣服沾滿雪,他還是把傘移近這頭蠢牛一點,讓他全身也在傘底不會沾雪。

看到他的眼淚,他就會不自覺亂了分寸…

如他的直覺所料,這頭蠢牛真的成了他永遠的麻煩﹑永遠的弱點…

「蠢牛,難道你連甚麼時候是戲弄,甚麼時候是認真也不知道麼?」

「…咦?」

倏然,里包恩的手抓住藍波的雙肩,然後頭輕輕往下靠,直到二人嘴唇相碰。

「────?!」這﹑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里包恩他他他這是在……?!

藍波驚訝得瞪大雙眼,一時之間不懂怎樣回應。

──『難道你連甚麼時候是戲弄,甚麼時候是認真也不知道麼?』里包恩的意思是,他不是在戲弄他嗎?

握住他的手,甚至…現在,也是認真嗎?

那麼,自己呢?他對里包恩抱著的,是怎麼樣的感情?

雖然里包恩常作弄他,他也常說里包恩是「討厭鬼」,然而,他真的討厭著里包恩嗎?要是真的討厭他的話,那為何一次又一次容忍著他的欺負?在他不在的時候,又為何會不自覺地想起他?

藍波閉上眼睛,一股溫暖的感覺突然湧上心頭,藍波發現自己不但不討厭里包恩,反而是…喜歡他。

喜歡他的冷酷,喜歡他的霸道,喜歡他的……

淡淡的吻,就像在試探對方的反應,一吻剛畢,二人的目光相接,從自己的眼睛裡看到對方,從對方的眼睛裡看到自己,世界彷彿只剩下二人。

「我付了訂金了。」里包恩邪邪一笑,他的聲音中有著平常沒有的感情,那是只對藍波才有的感情。

「你這是甚麼意思啊…」藍波紅著臉,看起來很是害羞。里包恩的意思是要「買」下他?他想用區區一個吻來換取他整個人?未免把他看得太輕吧?

里包恩沒有回答他,而是抬頭望向天空。

「雪停了。」

藍波收起傘子,抬頭。雪不知在甚麼時候已經停了,太陽也開始下山了,整個天空也被夕陽染成一片橙紅,很是美麗。

「走吧。」里包恩主動牽起藍波的手,二人踏著雪﹑並肩走在餘暉下。相握的手中傳來對方的溫度,藍波覺得異常溫暖。

他相信,里包恩也會感到如此的。




【完】













【後記】

好甜好甜!這對難得地甜蜜啊!我還會寫得更甜更進一步的,因為我很想看到二人幸福啊~!

很久沒寫里藍了(不止里藍,我是很久沒寫文才對|||b),可是對二人的感覺一點也不陌生,那是因為我對他們太有愛的關係吧?(被pia飛)

這篇應該(是應該)還有後續吧?形容就像是月L那幾篇般,有點像單元式的故事。我喜歡寫那種可完可不完的故事~(毆)

那麼,希望看過文的大家能按爪交流一下><

BY 不知道甚麼時間又開始寫文的佐 7/1/2011

題目 : 家庭教师Reborn同人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最新發表sidetitle
sidetitle感想留言sidetitle
  • 【RG10 | CWT32 】瓶邪校園小說本《倒斗學園2》預訂開放+《倒斗學園1》再版決定!
    Izumi(11/27)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10/25)
  • [明星志願3-紀薰] 吉祥吉祥快坐下!
    Moo.(09/02)
  • [里藍] My Romeo 1-14(完)
    (05/24)
  • [ CWHK31 ] 既刊再版預訂: 崇甜心《浣熊.小雞.兔》| 里藍《Be my Juliet…》
    cd sama(04/30)
  • [崇甜心] 20字微小說挑戰
    Spiritual(07/24)
sidetitle友達sidetitle

壱時館

- 正 常 境 界 -

夢 と 灯 と 街 の 住人
sidetitle加為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好友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自由区域sidetitle

&freearea